Category Archives: 创业

我眼中这场荒唐的对质

关于罗永浩与王自如昨天晚上在网上的对质和辩论,许多人都看了直播并在知乎等社区进行了长篇的讨论,更多的都是在分析辩论过程中双方的得与失以及对与错。罗永浩以及王自如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和观点,我不屑于说这些,而是要讨论这场辩论为我们社会带来的价值以及如何把它做得更好。

曾经身边多位朋友问过我对罗永浩的看法,我的回答都是一句话:我不喜欢这个人,但是我希望看到中国有更多这样的神经病。

各位的印象或记忆里,大陆在5月35日事件之后有出现过这样的具有社会影响力的辩论直播么?至少我从没有见过。在互联网视频服务上直播也是前所未闻,罗永浩和王自如开创了这个先河,无论是互相炒作也好还是真的互相质疑也好,辩论这件事受到了社会层面的舆论关注。事后所有人都在提罗永浩哪里做得不够,王自如哪里没有准备好,有不少人提出了这场直播主办方优酷的问题。其实这些都是非常基础的问题,我们国家没有对一个人从小锻炼演讲沟通能力以及举办辩论赛的传统和氛围,导致真的要学习西方国家搞一个所谓的公开直播辩论时会漏洞百出。

互联网上自以为聪明的人很多,当别人出丑时,总是会有不少人跳出来晒优越感做事后诸葛亮。这次辩论没做好,一群以前玩过辩论的所谓辩论圈的人都跳起来了,各种嘲讽。没有多少人真的关心怎么把这个事情持续做下去并且加以改进做得更好。

先说说辩论机制的问题,没有主持人坐在那边管控双方进度和节奏,任由双方自由发挥,让我着实佩服了一把优酷作为组织方对待这场直播不负责的态度和勇气。不需要太复杂,主播空间内台子放大一点,双方坐得稍微远一些,作为主持人只要有权限根据时间规定控制双方Mic的开和关就能解决绝大多数这次直播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由于没有主持人,双方辩论的议题和进度基本是由罗永浩自己来定的,罗永浩控制的其实不错,但是无论如何对于王自如是不公平的。就先改进这一点,就可以在将来做得更好。

曾经《福布斯》的主编助理汤维维向我咨询他们想要做一个好玩的线下活动,问我有什么有趣的形式的活动可以做,我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青少年对商业和社会问题的公开辩论直播活动。演讲和思辨能力的缺失别说国内普通大众,就是在各个Title是CEO是Founder的创业圈,都是很大的问题。许多创业者连自己要做什么为什么做创业都讲不清楚,就想着去pitch潜在的合伙人以及投资人,最终即使能找到人,也都只能是二三流。

我希望有人在这个时间点趁热打铁,做一个辩论形式为主打的自媒体,每期邀请一些有一定社会以及互联网圈影响力的人来就各种非政治敏感话题进行思辨,相信收视热度不会比罗辑思维差到哪里去,也一定会有投资人看好这样的项目带来的社会以及商业价值。更重要的,理智辩论作为一种娱乐形式出现在公众视线中,我相信它会潜移默化影响和改善国内互联网圈网上口水战各类智商拙计的现象。

不管职业道德是不是真的有问题的王自如,还是不断打断对方“辩手”发言不断“耍流氓”的老罗,他们敢上台让大家一起见证一场有突破性的严肃的直播秀,让许多人意识到公开辩论在国内的不足以及重要性,我们都应该感谢他们。

为什么不要随便给创业者贴标签

最近一周连续遇到5家传统媒体说要采访,希望以90后创业作为主题做对话,基本都拒了。我觉得有必要专门写一篇blog专门来讲一下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一方面给自己说不的理由作个详尽的解释,另一方面以后有类似的采访邀请直接拿这篇博文作为统一回应。

我所遇到的采访问题不约而同都是以下几类:作为90后创业有何感想,与80后创业有何区别,觉得90后有什么特质。这些都是很糟糕的问题,而这样的做法只是众多给创业者贴标签行为中的一类。

在中国的社会环境下,会有以年代去标记一类人群这样的做法出现,说明整个社会大环境有着较强的不知足以及功利的心态,这是我对这个现象的本质判断。

为什么说第一个本质原因是不知足?80后这个词刚出来的时候,都是60、70年代生人叫的,那些年代的人遭遇了真正的物资匮乏、市场和经济不自由等问题,而80后赶上了好时光,市场开始开放、社会各方面资源开始丰富优化,各种机会摆在了年轻人的面前。于是一部分60后70后开始嫉妒了,面对80后多样性的发展,一些保守传统的人提出各类让人啼笑皆非的批评。说到底,60后,70后就没有机会吗?不仅有机会而且有的是机会,这两个年代出生的人,只要是有着较强的有限资源合理利用能力的人基本上最后都成功了,只是更多的人不敢跟环境与时代做斗争而已。

大多数人不与环境和时代做斗争,追求稳定与安逸,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是明智的选择,无可厚非。但创业者不是这类人,真正拥有创业精神和企业家精神的人永远是少数派。80后基本没有在青少年时期赶上PC互联网的热浪,90后只有后几年出生现在尚未成年的学生才在青少年时期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热浪。但是现在对互联网、对技术、对产业了解地最深刻,做得最好的往往是一批70后和80后,为什么?因为他们知足对了地方,不知足对了地方。

然后来说说功利的问题,我最反感的就是自己都没把事情做成就去鼓吹大学生创业的所谓青年导师,除非有非常完善和优秀的指导体系和生态链,否则随便鼓吹创业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鼓励一群什么世面都没见过找个自己想做的工作都困难的学生创业和古代那个傻逼皇帝发现庶民吃不到米饭问为什么不吃肉完全一个道理。

我们这个丧心病狂的90后组织中,包括我在内有好几个人都在《福布斯》年度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榜单中,so what,这样的称号说出去,真正有能力的长辈和同辈不怀疑你能力甚至嘲讽已经谢天谢地了。创业圈和娱乐圈不同,是商场更是战场,高调曝光这个技能不是随便用都是产生正面价值的。去看看像NBA这样顶尖的运动赛事,每年前三名新秀都是被联盟里老球员教训的最惨的,只有像Allen Iverson,LeBron James和Tracy McGrady这些超级逆天的新秀才能抗下来。以年纪作为标签随便标榜作为创业者的自己和他人,从我有限的智商和情商中,没有见到任何好处。

在社会层面去鼓吹90后,甚至所谓的95后去创业,就是让大多数本来没什么积累和头脑的人去送死,从宏观角度来说是进一步浪费和摧毁社会资源,而媒体在这个过程中会起到很关键的作用,过多的创造概念会进一步加重社会浮躁希望尽早得名得利的问题。所以请各位媒体三思对创业者胡乱贴标签这回事,这样的行为往往会吓跑真正在做事的人。

看到近60岁的徐小平连续两届在TechCrunch上用自己激情的歌声激励我们晚辈做得更好时,我就知道这类与众不同的人无论生在哪个年代都是异类,他们不屑于与时代同行,更不愿意被那个时代代表或代表那个时代。

因为在这些人眼里,所有东西都是过去式,他们只与懂他们的人一起探险。

一个幸存者的故事

本文为福布斯云集2014年第二期演讲稿

今天要先和大家讲一个幸存者的故事,来引出分享我所在从事的项目及其感悟。这个幸存者并不是指一位户外探险爱好者,而是一个应试教育体制下的幸存者。

20多年前,一个小男孩出生在了一个传统家庭,几乎刚学会走路,父母就离异了,家境平平。由于小时候见到了许多负面的事,他早早树立了是非观。当时的他太小,不理解为什么这个世界不那么make sense,于是对所有事情都好奇,会去想为什么,喜欢玩也更喜欢学。

到了幼儿园的时候,他开始自学写书法,上小学后知道了有书法兴趣班这么一回事,就毫不犹豫地报名了,与众多同龄小朋友一起练习书法,到了10岁的时候,他已经能够写出稍微像点样的篆书以及非常像样的隶书。在学习书法的过程中,总是会有家人陪同,家人会因为他早期写的没有其他人好而打他,也会因为写的好而拿去做比较。

小男孩不理解为什么去玩一个自己喜欢玩的东西要去和别人比较,更对没玩没了参加各类比赛感到反感,最终他对书法丧失了兴趣,停止了钻研。

小学各方面成绩显赫因而上了一所极好的中学,此时小男孩迷上了电脑游戏,对计算机产生了好奇和兴趣,开始认真学习计算机技术。这次小男孩吸取了教训,不参加任何兴趣班也不参加比赛,自己闷头悄悄玩,在这个过程中,他极大的培养了自学与探索能力。不久他就发现,传统初等教育方式有着巨大的问题,他开始利用有限的课余时间努力探索学校外的世界,认识了许多优秀的前辈,了解了自己将来的路究竟应该怎么走。

他意识到在国内花大量时间准备高考然后上大学,会对他是个极其糟糕的决定,于是毅然决定不参加高考。在中学这段青春期,这个男孩坚持了许多原则,在家庭以及学校不断挑战传统观念,经历了许多痛苦的挣扎,因为当时的他太年轻太懵懂无知,还无法证明自己,但是他坚持。

最终,这个男孩成为了那个中国父母口中喜欢说的”别人家的孩子”,早早有幸被评上福布斯年度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站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他的事业与梦想。

我在19到21岁的时候,去到了不少国内优秀的高校演讲,与本科与硕士应届毕业生分享技术以及我自己的故事,激励他们做得更好。在那段时间,我从许多这些排名前10的名校生眼中看到了迷茫,更看到了许多原本对计算机科学有着极大兴趣的学生因为糟糕的教育方式对这个学科产生了抵触心理,在毕业后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职业发展道路。

正因为自己经历过,看到过,从2011年开始我规划自己创业项目的版图,投入教育事业。我选择了一个关键的切入点,那就是我自己熟悉的信息技术行业,我们熟知的IT。IT在从前叫Information Technology,但是我们认为,在现在,IT理解为Industry Transformation更为合适,它将是每一个行业的变革者。

1994年,Netscape(网景)基于Mosaic的早期版本推出了第一款成熟的图形界面网页浏览器,是我们现在熟知的火狐浏览器的前身。20年过去了,我们都能看到世界上所有能被互联网改革的行业都已经被改革了,无数曾经屹立了半个世纪甚至百年的巨头及行业倒在了飞速发展的这20年中。而一些没有被改革的传统行业正在想尽方法突破,以求占得先机。

今年11月上海将会在各位现在所在的当代艺术馆再次举办备受关注的双年展,总策展人邀请我担任两个与未来概念有关的展区的技术顾问,与全球顶尖的建筑师一同设计具有未来感的空间。他们与我提到了建筑与艺术行业过于传统以及急需变革的行业诉求,需要更多IT的人才介入他们的事业发展。

人才紧缺问题不仅存在于非技术传统行业,更存在于技术圈内,教育的最终目标是产出有价值的人才,让各行业做得更好。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我们会看到最高境界的一批人具有极强的黑客精神,我们先来看一张照片。

MIT Hacks

这是MIT历史上最知名的一起恶作剧事件,一名学生将夜里偷来的警车在天亮前想方法放到了MIT标志性建筑的楼顶,当时的记者甚至派出了直升飞机报道。这张照片以及这辆警车现在被MIT放置在了MIT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大楼的大堂,用来定义hack一词,作为校方对如此聪明有趣做法的高度赏识。

在黑客精神中,三项最重要的因素分别是聪慧、自由以及贡献,真正的Hacker绝非是我们平时在媒体上被误导引用的那类人,它是非常正面的一个词,用于形容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利用聪明才智作出杰出贡献并且将成果分享出来的人。以上所说的这些东西,绝不是我们教育系统能够完全理解以及做到的,更不可能是培训机构会去关心的事情。

正因为有这样巨大的教育市场空白,我们先做了项目的实践与分享平台。GitCafe总的来说好比是一个专门为程序员提供代码分享与管理服务的Dropbox。至今许多投资人都不理解为什么我的目标是从事2C的教育业务但是却先从一个2B的软件项目管理服务入手,其实原因很简单,行业内的我们自己本身都没有做得足够好,我们没有资格去做教育,否则就是试图为了赚钱而不负责任误人子弟。

我们先创建了线上的平台来搭建桥梁将企业、兴趣社区与学校真正紧密联系起来,帮助到他们获得各自所需的资源以及利益。这样的做法得到了各方向合作伙伴的高度支持,我们还尝试参与做了面向女性的技术活动,效果奇佳,我们第一次遇到技术活动上女生人数远超于男生,男生Mentor们各个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

不仅是成年人,我们同样关注青少年的发展,在我们教育项目的版图中,线下体验店以及围绕青少年展开的基础科技教育项目是极为重要的一个战略布局,我们将这样的体验店定义为少年宫2.0。我们的第一家实体店将开在图中的这个位置,陆家嘴正大广场正对向外滩的西侧。

技术本身其实是个可以很性感的东西,玩技术的人也可以很有趣而并非我们传统印象中的书呆子,因此我们在做技术教育项目的过程中时刻注重跨界,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低门槛参与到黑客的世界。学会学习,学会贡献。如果我们能够做得足够好,运气好,或许真的可以改变那么一点世界。

维维之前告诉我们这次云集的活动报名人数远超出了场地能够容纳的人数,我问她如何筛选观众,她说她会优先选择年轻的有想法的人。所以在最后,我想以这么一句话鼓励在座的各位去做更有挑战和意思的事情,我们目前所处在的世界和时代发展与变化极快,如果你选择追求稳定,那将会是最大的冒险。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