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ghosTM55

让鼠标在 Mac OS X 下滑动体验更好

Mac OS X 下的鼠标滑动体验一直以来都非常粗糙,前阵子在安装 Steam 上的射击游戏时临时想到是不是会有人已经做了改进 Mac 下鼠标体验的应用,结果一搜还真有。

SmoothMouse

SmoothMouse.com 就是这样一个针对 OS X 下鼠标加速度及滑动精确度提升的系统设置插件,安装十分简单,安装完成后可以在系统设置中看到:

Find SmoothMouse in System Preferences

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设定即可,一般会选择激活鼠标选项,并让鼠标表现为Like Windows的状态:

SmoothMouse settings

设置完成后,如果你是FPS这类游戏的玩家,会明显感觉到鼠标的表现明显提升不少,感谢SmoothMouse的作者!

Hackers Never Die

第一次接触到黑客这个词是在11岁的时候。

小学时期由于各方面条件及环境所限,我到了快上初中时才知道原来计算机和计算机之间是可以互相连接通信的,在广义的、通用的层面上这个技术叫做互联网。由于从小喜欢计算机技术,很快我就学会了如何有效利用互联网获取各类信息,并开始正儿八经地自学编程。

黑客这个词很快就出现在了我的世界中,认识到原来网上有这么一群人靠着各种小聪明和计算机技术搞各种破坏,写写病毒,搞搞入侵,而这个群体的人被称为黑客。当时还听到了一种叫红客的说法,意思大致是正义的黑客的意思,有不搞破坏版本的解释,也有专门给政治上“敌对势力”搞破坏版本的解释。

我当时被黑客、骇客和红客这些称谓搞的晕头转向,于是去查了黑客这个词到底是怎么来的。结果找到了两篇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文章,第一篇是中国网络技术社区里修订的黑客守则,后来我知道这篇黑客守则其实最早的出处是来自于MIT,但是有人根据中国国情打了补丁,另一篇则是Eric S. Raymond如何成为一名黑客

这两篇文章都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让我对黑客一词有了全新的正确的认知,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我要成为一名真正的黑客。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接触到 Linux 这样的开源操作系统和项目,我才知道原来有比免费更好的东西,那就是自由。

在中国这个特殊的环境下,我们大多数人对软件和信息传递媒介的价值的认知是极其扭曲的。从小我接触到的所有操作系统和软件都是盗版,盗版在当时我的头脑里意思是“免费软件”,我在最初接触计算机的几年里一直以为不同的软件就是免费给系统装上不同的功能,而这些所有的软件都出自于微软。

自然而然的,我一直理所当然的以为互联网本来就应该是免费的,但其实不是,他的创造者可以选择封闭,可以选择用它赚钱。我很难想象 Tim Berners-Lee 如果针对他所集大成之后创造的互联网进行商业运作会是怎样的场景,Tim 完全可以成为新时代的 Bill Gates,坐拥十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他没有,他决定让互联网这个技术免费、自由地开放给所有人使用。

接下来的20年,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互联网成了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迄今为止最强有力的推手。无数伟大的项目和服务通过互联网诞生,而几乎所有,是几乎所有的互联网服务都基于同样开放、开源和自由的软件技术打造。

这些事情之所以能够发生,是因为一群叫做黑客的人在作出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贡献和努力。

黑客们喜欢利用一切机会展现自己的聪明才智,改造工具就是最常见的做法。会使用和制造工具是人类比普通生物能够创造出更高级别文明的最重要因素。操作系统、编程语言、编辑器、编译器、解释器等工具的创造者在计算机技术领域有着极高的地位。他们是我们创造工具的工具,那么,黑客们是不是仅仅专注在0和1的世界里呢?

不是,技术应当让这个五彩缤纷的现实世界变得更好。黑客们的聪明才智绝不应当仅限于电路的世界里。

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最令黑客着迷于追求的东西之一,现实生活中有许多极具挑战的问题需要依靠现先进的工具来改进。现在,我们有了互联网,却发现有人想要遏制这个工具的自由发展及使用。许多人为之奋斗与抗争,Aaron Swartz 则是其中的代表。

永远不满足于现状,想要通过创造、分享和帮助来改变这个世界,是真正黑客们在做的事情,与一个人是否有雄心壮志创办一家百亿美金规模的企业没有任何关系。国内许多人不知道 Aaron,也不知道 Unix 及互联网的发展历史。看看《互联网之子》这样的纪录片,再看看这些什么都不懂但一天到晚鼓吹着互联网思维的所谓创业者和投资人,觉得真是挺可怜的。

作为企业家,一个手中握有权利与资本两柄长剑的人,更要清楚认识到自己该拿技术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仅以本文纪念逝世两周年的 Aaron Swartz 及自勉,hackers never die。

Hackers Never Die

为什么我会支持微软做开源

差不多一个月前10月16日,开源社 正式成立,它是由 微软开放技术(中国)GitCafe 携手近 20 家公司发起的一个中国开源产业与社区联盟,目标是在产业和学校中通过企业及社区的力量加大力度推广开源技术及文化。

这和我自己创业的愿景是完全一致的,我个人的发展极大程度得益于开源技术和社区,非常希望能够以相同的方式帮助到更多人,这对于技术教育环境的改变来说是件大好事。在与微软开放技术的中国团队进行了几次深入地交流后,我决定与微软一起来做这件事。

这是我在创立 GitCafe 这样的项目后第二次作出可能会遭到重大质疑的决定,第一次是创办一个所谓的 “中国的GitHub”,第二次就是协助微软来做开源。在2012年1月1日 GitCafe.com 内测上线第一天的博客中,我就提到了我们最终的目标是教育,而我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教育的项目做铺垫。在这个过程中,见过我全局规划的人除了团队不超过20个,这里再次感谢所有”盲目”支持信任我们 D.G.Z 团队以及批评过我们的人。

先说一个自己的故事。

在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就有幸接触到了 DOS 以及 Windows 3.x ,到后来的 Windows 98 ,当时的 Microsoft 和 Bill Gates 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也因此对计算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和热爱。虽然小学的时候在 DOS 上玩了一阵子 LOGO,但是到了初中才正儿八经自学编程。那个时候总感觉学的很困难,各类编程工具都不好用,此外看的书还是要命的谭浩强,始终处于一种云里雾里的状态。

偶然的一个机会我了解到 Linux ,完全踏入了一个新的世界,这个世界友好开放,充满了一大堆新鲜事物和有意思的东西,可以学到的东西也很多。那是原来玩技术从没有过的体验,也让我极大程度地意识到微软的技术体系的封闭带来的害处和无趣。

时至今日,世界上最顶尖的互联网项目和服务几乎都是基于开源技术打造的,开源及自由软件技术的传播也随着互联网商业的巨大发展而得到了极大的普及。在10年前我刚接触开源时,国内了解甚至听说过开源的人都很少,用开源技术做产品的更是少得可怜。而如今,几乎没有创业团队在初期做项目时不借助开源技术的力量快速研发和部署产品原型。微软见识到了这个趋势的不可逆和力量。

微软新任 CEO Satya Nadella 今年年初上台之后,整个微软开始往开放的技术与文化做各方面转型,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西雅图微软总部核心产品线的总监和全球 VP 我见过不下 5 位,他们所有人都非常渴望了解开放技术的社区怎么做好,约我吃饭咨询和交流。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商业利益及最高层的要求,但很大程度上,我看得出微软的这些高管们自己的确存在着巨大的好奇心和兴趣。在交谈中,他们也向我反思了许多他们认为曾经微软因为封闭而没有做好的地方。

时间再退回一点点,两年前我参与了微软某部门主管朋友的家庭派对活动,来的基本都是其同事。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那么多微软的工程师,就向他们了解了许多和微软相关的技术体系和问题。之后我尝试着向这些看上去头脑灵活的工程师讲解开源技术并且展示了一些明显的优势。结果其中一位员工的回答让我吃惊:我现在手上的技术够用就好了,不需要了解这些。

在接触到不少大公司和传统企业的工程师之后,我发现这样的思维模式并不少见,而在微软这样的情况整体感觉更严重一些。对于一个优秀的技术工程师来说,对新奇的好玩的技术没有兴趣,其实是件挺难想象的事情。封闭的技术和保守的观念带来不了交流和分享的环境和快乐,正因为如此,许多封闭技术的使用者只把研发当成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而不是乐趣。

现在,许多人知道开放的好处还不够,更关键的是要参与贡献。中国一直以来在这块做的非常糟糕并且不被国际社区认可,国内大大小小的企业都没有形成良性的氛围,也不懂得到底如何建立所谓的开发者关系,光靠砸钱赞助活动盯着 KPI 是完全没用的。同时,许多学校的开源社团及社会上的开源项目也感觉孤立无援,没有良好的资源支持和对接,学生不知道如何在校园中推进自己喜欢的开源技术,好的开源项目不知道如何获得关注、用户和开发者。

开源社成立一个月,已经有不少公司积极报名参与,其实我并没有特别理解其中一些公司为什么这么积极,还发生过有公司承诺参与后上级领导反悔阻止的可笑闹剧。我们没有管太多,先带头在一个月内去了 6 所高校做开源技术的分享,效果都很不错,学生们高兴我们也高兴。虽然已经有不少公司参与了这个联盟,但是有实际行动支持开源社中活动和事务的并不多,我也早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先做着再说,至少要把榜样做出来,万一失败了也没关系。乔丹说过,我能够接受失败,但是不能接受不去努力和尝试。

高校技术讲座及分享只是第一步,事实上在最早和微软开放技术探讨开源社该做什么事时,我就说要做基金会,中国没有优秀的资本运作体系来支撑非盈利开源项目良性发展,这是我们重要的努力方向。作为商业公司,想要通过支持开源和开放技术来获得利益,就先要懂得投入和付出,如果自己都是伸手党,那肯定做不成。这也是为什么我前面说不理解一些公司为什么这么积极,因为不付出想直接从看上去免费的开放社区收回报这样的好事情,其实是不存在的,浑水摸鱼不会为自己带来任何好处,还会做坏自己名声,拒优秀工程师人才及合作伙伴于千里之外。

在我从前的认知中,微软和腾讯这样的公司封闭是出了名的。而现在,我这篇文章是在腾讯的总部大楼下的咖啡馆完成的,他们和微软一样在找我们交流合作,希望可以把其中一些业务线变得更开放,帮助到其他人的同时能够为自己获得更多的利益。对于传统的大型商业公司来说,为了利益最大化做出各种有底线的努力都无可厚非,而有这样开放的改变和跨出第一步的想法,已经实属难得。

因此,试着帮这些曾经非常封闭的企业一起真正走向开放是个很刺激的挑战,这么好玩的事情主动找上我当然要玩玩看。近期我看到有一些开源社区里的朋友批评和质疑开源社,棒,鼓励这样的行为一直合理存在。一定要有这样的声音才能时刻提醒想要将开放和开源做好的企业不能过于功利,理解和奉献开放的技术社区,才能真正获得丰厚的回报。

当然,如果作为开源社区的人固步自封,对一些陈旧的观念固守己见,那和我提到的那些不思进取的企业员工其实没什么区别,一样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