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5

Hackers Never Die

第一次接触到黑客这个词是在11岁的时候。

小学时期由于各方面条件及环境所限,我到了快上初中时才知道原来计算机和计算机之间是可以互相连接通信的,在广义的、通用的层面上这个技术叫做互联网。由于从小喜欢计算机技术,很快我就学会了如何有效利用互联网获取各类信息,并开始正儿八经地自学编程。

黑客这个词很快就出现在了我的世界中,认识到原来网上有这么一群人靠着各种小聪明和计算机技术搞各种破坏,写写病毒,搞搞入侵,而这个群体的人被称为黑客。当时还听到了一种叫红客的说法,意思大致是正义的黑客的意思,有不搞破坏版本的解释,也有专门给政治上“敌对势力”搞破坏版本的解释。

我当时被黑客、骇客和红客这些称谓搞的晕头转向,于是去查了黑客这个词到底是怎么来的。结果找到了两篇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文章,第一篇是中国网络技术社区里修订的黑客守则,后来我知道这篇黑客守则其实最早的出处是来自于MIT,但是有人根据中国国情打了补丁,另一篇则是Eric S. Raymond如何成为一名黑客

这两篇文章都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让我对黑客一词有了全新的正确的认知,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我要成为一名真正的黑客。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接触到 Linux 这样的开源操作系统和项目,我才知道原来有比免费更好的东西,那就是自由。

在中国这个特殊的环境下,我们大多数人对软件和信息传递媒介的价值的认知是极其扭曲的。从小我接触到的所有操作系统和软件都是盗版,盗版在当时我的头脑里意思是“免费软件”,我在最初接触计算机的几年里一直以为不同的软件就是免费给系统装上不同的功能,而这些所有的软件都出自于微软。

自然而然的,我一直理所当然的以为互联网本来就应该是免费的,但其实不是,他的创造者可以选择封闭,可以选择用它赚钱。我很难想象 Tim Berners-Lee 如果针对他所集大成之后创造的互联网进行商业运作会是怎样的场景,Tim 完全可以成为新时代的 Bill Gates,坐拥十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他没有,他决定让互联网这个技术免费、自由地开放给所有人使用。

接下来的20年,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互联网成了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迄今为止最强有力的推手。无数伟大的项目和服务通过互联网诞生,而几乎所有,是几乎所有的互联网服务都基于同样开放、开源和自由的软件技术打造。

这些事情之所以能够发生,是因为一群叫做黑客的人在作出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贡献和努力。

黑客们喜欢利用一切机会展现自己的聪明才智,改造工具就是最常见的做法。会使用和制造工具是人类比普通生物能够创造出更高级别文明的最重要因素。操作系统、编程语言、编辑器、编译器、解释器等工具的创造者在计算机技术领域有着极高的地位。他们是我们创造工具的工具,那么,黑客们是不是仅仅专注在0和1的世界里呢?

不是,技术应当让这个五彩缤纷的现实世界变得更好。黑客们的聪明才智绝不应当仅限于电路的世界里。

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最令黑客着迷于追求的东西之一,现实生活中有许多极具挑战的问题需要依靠现先进的工具来改进。现在,我们有了互联网,却发现有人想要遏制这个工具的自由发展及使用。许多人为之奋斗与抗争,Aaron Swartz 则是其中的代表。

永远不满足于现状,想要通过创造、分享和帮助来改变这个世界,是真正黑客们在做的事情,与一个人是否有雄心壮志创办一家百亿美金规模的企业没有任何关系。国内许多人不知道 Aaron,也不知道 Unix 及互联网的发展历史。看看《互联网之子》这样的纪录片,再看看这些什么都不懂但一天到晚鼓吹着互联网思维的所谓创业者和投资人,觉得真是挺可怜的。

作为企业家,一个手中握有权利与资本两柄长剑的人,更要清楚认识到自己该拿技术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仅以本文纪念逝世两周年的 Aaron Swartz 及自勉,hackers never die。

Hackers Never 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