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4

一个幸存者的故事

本文为福布斯云集2014年第二期演讲稿

今天要先和大家讲一个幸存者的故事,来引出分享我所在从事的项目及其感悟。这个幸存者并不是指一位户外探险爱好者,而是一个应试教育体制下的幸存者。

20多年前,一个小男孩出生在了一个传统家庭,几乎刚学会走路,父母就离异了,家境平平。由于小时候见到了许多负面的事,他早早树立了是非观。当时的他太小,不理解为什么这个世界不那么make sense,于是对所有事情都好奇,会去想为什么,喜欢玩也更喜欢学。

到了幼儿园的时候,他开始自学写书法,上小学后知道了有书法兴趣班这么一回事,就毫不犹豫地报名了,与众多同龄小朋友一起练习书法,到了10岁的时候,他已经能够写出稍微像点样的篆书以及非常像样的隶书。在学习书法的过程中,总是会有家人陪同,家人会因为他早期写的没有其他人好而打他,也会因为写的好而拿去做比较。

小男孩不理解为什么去玩一个自己喜欢玩的东西要去和别人比较,更对没玩没了参加各类比赛感到反感,最终他对书法丧失了兴趣,停止了钻研。

小学各方面成绩显赫因而上了一所极好的中学,此时小男孩迷上了电脑游戏,对计算机产生了好奇和兴趣,开始认真学习计算机技术。这次小男孩吸取了教训,不参加任何兴趣班也不参加比赛,自己闷头悄悄玩,在这个过程中,他极大的培养了自学与探索能力。不久他就发现,传统初等教育方式有着巨大的问题,他开始利用有限的课余时间努力探索学校外的世界,认识了许多优秀的前辈,了解了自己将来的路究竟应该怎么走。

他意识到在国内花大量时间准备高考然后上大学,会对他是个极其糟糕的决定,于是毅然决定不参加高考。在中学这段青春期,这个男孩坚持了许多原则,在家庭以及学校不断挑战传统观念,经历了许多痛苦的挣扎,因为当时的他太年轻太懵懂无知,还无法证明自己,但是他坚持。

最终,这个男孩成为了那个中国父母口中喜欢说的”别人家的孩子”,早早有幸被评上福布斯年度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站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他的事业与梦想。

我在19到21岁的时候,去到了不少国内优秀的高校演讲,与本科与硕士应届毕业生分享技术以及我自己的故事,激励他们做得更好。在那段时间,我从许多这些排名前10的名校生眼中看到了迷茫,更看到了许多原本对计算机科学有着极大兴趣的学生因为糟糕的教育方式对这个学科产生了抵触心理,在毕业后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职业发展道路。

正因为自己经历过,看到过,从2011年开始我规划自己创业项目的版图,投入教育事业。我选择了一个关键的切入点,那就是我自己熟悉的信息技术行业,我们熟知的IT。IT在从前叫Information Technology,但是我们认为,在现在,IT理解为Industry Transformation更为合适,它将是每一个行业的变革者。

1994年,Netscape(网景)基于Mosaic的早期版本推出了第一款成熟的图形界面网页浏览器,是我们现在熟知的火狐浏览器的前身。20年过去了,我们都能看到世界上所有能被互联网改革的行业都已经被改革了,无数曾经屹立了半个世纪甚至百年的巨头及行业倒在了飞速发展的这20年中。而一些没有被改革的传统行业正在想尽方法突破,以求占得先机。

今年11月上海将会在各位现在所在的当代艺术馆再次举办备受关注的双年展,总策展人邀请我担任两个与未来概念有关的展区的技术顾问,与全球顶尖的建筑师一同设计具有未来感的空间。他们与我提到了建筑与艺术行业过于传统以及急需变革的行业诉求,需要更多IT的人才介入他们的事业发展。

人才紧缺问题不仅存在于非技术传统行业,更存在于技术圈内,教育的最终目标是产出有价值的人才,让各行业做得更好。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我们会看到最高境界的一批人具有极强的黑客精神,我们先来看一张照片。

MIT Hacks

这是MIT历史上最知名的一起恶作剧事件,一名学生将夜里偷来的警车在天亮前想方法放到了MIT标志性建筑的楼顶,当时的记者甚至派出了直升飞机报道。这张照片以及这辆警车现在被MIT放置在了MIT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大楼的大堂,用来定义hack一词,作为校方对如此聪明有趣做法的高度赏识。

在黑客精神中,三项最重要的因素分别是聪慧、自由以及贡献,真正的Hacker绝非是我们平时在媒体上被误导引用的那类人,它是非常正面的一个词,用于形容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利用聪明才智作出杰出贡献并且将成果分享出来的人。以上所说的这些东西,绝不是我们教育系统能够完全理解以及做到的,更不可能是培训机构会去关心的事情。

正因为有这样巨大的教育市场空白,我们先做了项目的实践与分享平台。GitCafe总的来说好比是一个专门为程序员提供代码分享与管理服务的Dropbox。至今许多投资人都不理解为什么我的目标是从事2C的教育业务但是却先从一个2B的软件项目管理服务入手,其实原因很简单,行业内的我们自己本身都没有做得足够好,我们没有资格去做教育,否则就是试图为了赚钱而不负责任误人子弟。

我们先创建了线上的平台来搭建桥梁将企业、兴趣社区与学校真正紧密联系起来,帮助到他们获得各自所需的资源以及利益。这样的做法得到了各方向合作伙伴的高度支持,我们还尝试参与做了面向女性的技术活动,效果奇佳,我们第一次遇到技术活动上女生人数远超于男生,男生Mentor们各个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

不仅是成年人,我们同样关注青少年的发展,在我们教育项目的版图中,线下体验店以及围绕青少年展开的基础科技教育项目是极为重要的一个战略布局,我们将这样的体验店定义为少年宫2.0。我们的第一家实体店将开在图中的这个位置,陆家嘴正大广场正对向外滩的西侧。

技术本身其实是个可以很性感的东西,玩技术的人也可以很有趣而并非我们传统印象中的书呆子,因此我们在做技术教育项目的过程中时刻注重跨界,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低门槛参与到黑客的世界。学会学习,学会贡献。如果我们能够做得足够好,运气好,或许真的可以改变那么一点世界。

维维之前告诉我们这次云集的活动报名人数远超出了场地能够容纳的人数,我问她如何筛选观众,她说她会优先选择年轻的有想法的人。所以在最后,我想以这么一句话鼓励在座的各位去做更有挑战和意思的事情,我们目前所处在的世界和时代发展与变化极快,如果你选择追求稳定,那将会是最大的冒险。

谢谢。